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股票行情 >> 内容

刘元春:未来金融风险释放问题严峻 过程艰难漫长隐蔽

时间:2018-1-8 18:22:00 点击:

  核心提示:新浪财经讯1月6日消息,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对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进行展望,他表示在到过去几年中,我们金融风险是一个上行周期,我们不断的爬坡,不断进行债务累积。这个过程...
    新浪财经讯1月6日消息,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对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进行展望,他表示在到过去几年中,我们金融风险是一个上行周期,我们不断的爬坡,不断进行债务累积。这个过程很艰难,但大家一定要认识到另外一个,未来是背着巨大的债务要下坡。这一个下坡的问题更严峻,这是我们经常讲的上坡容易下坡难。风险积累起来很简单,很快。但风险释放起来很艰难,很漫长。并且风险的释放会更隐蔽。让大家想不到他在那个地方会冒出来。
    以下为讲话全文: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好!
    对于每年而言大家都在展望,每年分析宏观的各类团队,各路人马都会在年末岁初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些看法我们会看到,在今年与往年一个最大的不同是怎样的?所有团队一致出现乐观情绪。只要回顾过去几年里面,我们都会知道自2008年以后,特别是2013年金融方面一些问题,工业领域价格持续下滑的问题。2014年我们知道一些债务问题开始显现,地方投融资平台难以为继,更重要是什么?2014年东北经济出现塌陷。2015年大家会看到股灾,我们的这一个汇市震荡,同时还出现局部一些地方的金融塌陷问题。2016年大家也心事重重,因此宏观界这些年里面形成一个顺口溜就是年年难过年年过,年年过的都不错。因此就是开局大家都很悲观,最后到年底一总结过去,发现还不错。2016年6.7一直没动。2017年大家原来也很悲观,我们在2016年因为对2017年比较悲观,出台了一共12个投资包,总额达到了8万多亿,很多人都预测2017年房地产投资可能负增长,我们整个经济可能会面临跌破6.5的状况。但是今年大家会看到,基本上稳定在6.8这样一个水平。因此我们就会看到很多人讲,过去的悲观预测,导致了我们政策这一种积极有为。从而导致年底总结大家喜笑颜开。但今年不一样,今年就是怎么样?各路人马都认为2018会更好。所以可以看到今年预测里面,6.5以下的怎么样?那基本上是凤毛麟角。
    前一阵子到清华大学,他们一个团队私下跟我讲说刘教授,我们今年很想预测一把,2018年会到7.0。他们团队主要核心人物是李道群教授。我们今年会看到一个很重要共识,大家认为增速到了一个新平台趋缓,趋稳是它的主题。经济会更好是它的核心,这里面为什么会更好?趋稳?因此大家也给出很多共识性的一些答案。第一个大家认为怎么样?我们的国际形势一片大好。几大经济板块,七大经济主体,经济同步上扬。肯定会导致我们的外贸需求会持续上扬。外贸的这一种持续上扬,为中国经济会注入很重要一种活力和推动力。很多人讲2017年出现什么超预期?第一个超预期没想到,原来大家老预测的欧洲要崩溃,日本会艰难,不仅没有出现,发现欧洲经济很猛,日本经济好象也突破困顿状态。这是大家认为第一个超预期的。
    第二个超预期怎么样?发现房地产也还不错。因此2018年大家都认为我们中国经济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力在于外部环境持续改善。第二个支撑力就是我们消费还会依然强劲。大家会看到我们1到11月份,消费增速依然保持两位数。我们的这一个网购速度依然保持在30%的这样一个水平。因此大家突然发现一个中国人是在全世界,消费能力最强大一个国家,并且呈现出日新月异的一种发展状况。所以很多人讲2018年,收入有保证,供给侧结构型改革,如果加强我们的高端供给和高端服务这样的一个短板,我们消费的释放会进一步更上一层楼。因此第二个很重要的一个向好的基础就是消费。
    第三个很重要的基础大家都讲怎么样?中国经济到底怎么样不要到东北看,应该到深圳看一看。大家都会知道,大家发现一些创新型产业。新动能的这一种展现,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力。我们发改委每一个季度,把这一个新经济的参数专门汇总一起,你要看这里面的这一个报告怎么样,看到之后你会热血沸腾,新时代新现象,新经济所展现出来新面貌,的确让大家感觉到祖国会更好。因此这里面新动能,新产业,新技术推动这一个动能转化,大家认为会如火如荼的展开,会支撑我们的经济更好。
    更重要的一个就是大家经常讲的,我们这一些年还有一个说它倒它不倒。歪歪扭扭跑得快还跑得好,是中国风险,2008年以后全世界学者都讲中国崩溃,我们自己也讲我们要崩溃。2015年,2016年我们核心主题金融里面找黑天鹅。每一次参加论坛,每一个发言人都在讲明年黑天鹅是什么。去年一个论坛我讲你们都谈黑天鹅,都被你们逮完了,哪里来而天鹅。这一个就是如果大家都预测黑天鹅就没有黑天鹅了。
    第二个如果说遍地都是黑天鹅的话,也就是说你这一帮决策者和这一帮分析者都是草囊饭袋,没有预测到,说明智力不够。大家会看到2017年大家不逮黑天鹅要找灰犀牛了。心理现在紧张了,过去别人说我们要倒,现在我们是自己要倒的感觉了。但今年一看到年底,中国国家资产表一拿出来,银行资产负债表拿过来,国有企业资产负债表拿出来。我们居民资产副表拿出来,结果一发现怎么样?中国的资产负债表,2017年又大踏步的前进。社科院李阳老师发布国家资产表宣布中国不像你们说的那样,中国风险没有问题。因此又有一个好的信号是风险已经得到有效遏制,黑天鹅不见了,灰犀牛好象渐行渐远,因此大家一总结经济增速趋稳,结构转型进一步持续,风险得到有效遏制。当然我们的明天会更好。
    但是我们经常会谈到一个,学者的使命不是要形成共识。而是在共识中间寻找到风险,在乐观中间看到风险。要有一种忧患意识。因此我们经常说在学院派里面的研究里面很重要一个是我们要观察到分歧是什么,我们要解剖小概率事件它的逻辑是什么。所以因此我们也会看到今年,比如说对增速的分歧依然有。第一大家会看到OECD对中国经济预测6.4,最近在世行举办一次全球的一些学者的一个讨论,对中国经济讨论,有学者对中国经济进行专题讲座,他们预测2018年世界经济最大风险是两个。第一个欧美的金融泡沫,第二个中国能不能够真正的进行深度改革,能不能够真正的在结构性改革中间重塑中国的动力。
    这里面我们会看到不一样的声音,这一个不一样的声音,他们认为中国经济的趋稳本质上不是真正市场型趋稳。而是我们政府强大力量的一种趋稳。欧美经济一种反肉,是一种病态繁荣。因此他们认为世界经济整体现象并不是像大家所展现的,是一片乐观景象。因此很多人讲,中国经济在2018年,你的投资增速如果下降两个百分点。你的经济增速下降0.3,0.4个百分点点是很正常的。也就是说你跌破6.5这一个关口也是很正常的。这是不一样的声音。清华团队他们也不一样声音讲会更好,可能达到7.0,比今年增速还要高。我问你的判断依据是什么?他的判断依据是刚才讲的这几个。我们就讲这都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一些信心。但天下人不知道信心是什么?比如我们经常讲我们的高新技术。的确跑的好,在深圳市你看很多的确跑的很好要到武汉,到成都这些地方也会看到高新园,技术园区遍地开花。所谓的这一个独角兽,一些创业企业也是遍地开花,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是我们都会知道,任何一场创新,特别是真正的创新他的失败率非常高。成功率不到10%。这里面我们要反思很重要一个,就是任何一个无论是市场主导型的创新,还是政府主导型的创新,它的失败性,我们如何来估量,更何况我们会看到中国怎么样?国家级的高新技术园区,156个。基本每个省分四五个。还有各个省自己建立这样一些,最后我们会发现,中国人民都是具有创新特质的。我们人们已经发展到真正的高技术,高水平,新时代人民。我们是人力资本大国,没有迈入真正的强国行列里面。因此我们讲新技术,创新人,创新的企业创新的组织,在中国依然是非常稀缺的资源。因此我们在政策思考里面会讲,我们在新一轮创新中间,我们会有一批的企业,一批的产业,一批的技术,成功的在我们的各类平台上面孵化成为我们经济发展的这样一个新动能。但是我们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投资,会成为第二轮呆坏帐问题,这一轮呆坏帐问题,我们认为很可能比上一轮呆坏帐问题还要大。为什么?因为加杠杆加的很猛。尤其是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目前地方政府做很多产业引导基金,做很多一些新的招商引资的平台。这里面我们会发现地方政府的这一种隐形化,杠杆化,导致新一轮地方政府的债务扩张,实际比上一轮我们讲投融资平台所带来问题有可能还要凝聚。
    我们考虑下一步怎么迎来处置这些问题的一些方法。所以这是我们前瞻性来观看。更重要是我们也看到大量一些产业升级。还有创新。60%靠政府财政,政府补贴来维持生命。我们如果到地方调研,80%的税收依然来自于传统产业。新产业不吃你的财政就算好了。还想让他交财政。这里我们会发现假如当今年的财政政策定位,从去年的更加积极有效的财政政策,回归积极财政政策,过去大幅度扩大开始向到今年适度减少不必要开支,并调整收支结构这样的一种财政政策里面。我们原来所看到的一些新现象会不会持续。这是要思考的。更重要我们看到如果我们房地产行业出现根本性一些变化,住房制度进行改革,土地制度进行改革,我们的土地财政难以支撑的话,我们地方政府行为的这一种变化,会在我们一些产业政策上面发生什么样的传导效应。大家会知道今年怎么样?我们的地方,我们政府的基金类收入同比增长34.6%。这34.6%主要是得益于什么?我们的土地出让金。所以说我们所统计的50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同比增长了多少,42%。北京今年土地出让金达到两千多亿。很多地方说这样一种状况里面,今年大家会看到,我们的财政运转还是不错。也就是说6.8%的GDP增速提供了百分之八点几的财政收入,但背后还有一个百分之三十几的基金类收入,以及我们所看到的还有很多的产业引导基金。明股实债,还有政府服务的这一种购买等等这样的变相融资。因此我们会看到今年我们所测算政府的广义财政赤字率,不是我们自己所宣布不到3%,而是9.8%。中国目前政策上持续性,已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临界点。特别是财政问题。我们必须要转向,这一种转向就是从高层面来讲,要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如果从实实在在一个角度来讲,我们要从过去高赤字率转向一个适度的赤字率。可持续一个债务率和可持续一个金融稳定性。这样的一种轨迹上面。因此我们会看到过去依靠我们这一种稳增长政策所支撑的一系列的这一种假像,都会逐步逐步的显露出来。我们经常讲出水方见两腿泥。就考验我们的时刻实际上政策转变,和政策的可持续是很重要的一个点,在2018年来讲。所以因此我们讲第二个大家的分歧,就是说我们对于今年政府的政策定位,很多人解读不太一样。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表述了,第一个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积极财政政策。当然如果简单解读这几个字,我们可能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必须要从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地方政府的债务约束下的行为模式来解读我们财政政策的走向。要从中国的金融风险,整个的风控发展趋向来解读货币政策的这一种变化。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第一个利率水平有一个持续上扬过程。政府的一些扶持力度要逐步逐步的进行放缓。因此我们也会看到,我们在认识中国这一种结构转化,认识中国新动能变化过程中间会有一个更深刻的过程。所以我们谈到的一个就是我们对于风险和分析认识。依赖于我们对一些深层次的一些政府行为的这样一种认识。而不是简单的进行我们一些概念性描述。
    因此我想我们依然有很多分析,依然有很多不确定性。这一种不确定性来源于第一个政策定位的这一种不确定性。第二个是我们讲的外部的这一种不确定性。当然第三个很重要的不确定性就是金融风险释放的路径的不确定性。我们也要认识到过去几年,我们金融风险是一个上行周期,我们不断的爬坡,不断进行债务累积。这个过程很艰难,但大家一定要认识到另外一个,未来是背着巨大的债务要下坡。这一个下坡的问题更严峻,这是我们经常讲的上坡容易下坡难。风险积累起来很简单,很快。但风险释放起来很艰难,很漫长。并且风险的释放会更隐蔽。让大家想不到他在那个地方会冒出来,我们经常会看到某一些局部机遇,某一些局部产业,某一个生产环节出现一些重大变化所引出连锁的范围。在下行区间的时候,在金融周期的下行周期的时候,实际上是我们更要高度管制的。这里面它的一些路径,是我们要高度关注的。
    第三个很重要的不确定性就是改革的深度的这一种不确定性。大家都知道,近年来讲预计2018年,会更好。实际上来源于什么?来源于我们对于新政治周期的一种期盼,来源于我们对于关键性,基础性改革的这样一种期盼。大家会看到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里面,反复强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面。也把改革作为最核心的要点。新年致词中间把改革深化,关键性改革,作为他对2018年展望的最重要一个要点提出来,因此我们讲这里面是我们值得期盼的。但是这一种深度和广度怎么推行,是我们要真正来深入研究的一个话题。所以这一个不确定性也是我们要高度关注的。
    在这些不确定性的基础上,我们再来认识中国经济会发现。我们会发现总体来讲会更好,但是我们的艰难会很多。最大的一个艰难还是在于政府体制改革,在于我们政府债务率约束下的这一种政企关系,银政关系,银企关系的重塑。我们改革的核心也在于此。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上海期权,期权询价系统,国内期权交易平台(www.40427.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浙江杭州余杭区东港路118号雷恩科技创新园 | 热线:135-1682-1613 | 技术支持:杭州摇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广告QQ:45157718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浙ICP备06056032号